您好,歡迎您訪問陽光問答網。

陽光問答網

首頁 > 兩性知識

兩性知識

字母圈s不是你的救世主

發布時間:2021-10-02 兩性知識
男人聽到這話后,停了一會兒,然后又急匆匆地收拾東西,奪門而出的同時嘴里念念有詞:“瘋子,瘋子,瘋了,真傻,約到瘋子。次日,小馬退了房,回到了自己的出租屋,把整個房間仔細地打掃了一遍,爸爸正躺在單人沙發上打呼嚕,肚子上放著個蒲扇。...

  在一個人的世界里,救世主是光明,但是這個世界的光明,不全是她的救星。

字母圈s不是你的救世主

  一九九六年,小馬(化名)吃了一顆櫻桃,差點窒息。

  小馬當時只有4歲,但她對當時的感覺仍記憶猶新。張大嘴卻不能吸氣,鼻子變得只能微弱呼吸,喉嚨里想喊大人卻只能發出“啊……”的聲音,全身的每一個毛孔都開始向外冒出,手指逐漸變得麻木。

  母親在廚房先發現了她的異常,看見女兒的臉漲得通紅,來不及解開圍裙,拉著她就去醫院。父親緊跟在客廳外,一把打掉媽媽的手,“別動,你要干啥,等你把娃兒拉進醫院,她早就掉氣了,爬起來,讓我走。”

  父親一把抓住小馬的腳踝,小馬只感覺天和倒在地上,便聽見父親向母親大喝一聲,“手伸到娃嘴里,拿出來。

  隨著強烈的惡心和反胃的感覺,加上涼氣大量涌進小馬的肺部,小馬瞬間恢復了神智,這是一種從夢中被拉回到人間的感覺,虛無的幻覺漸漸散開,取而代之的是眼淚、咳嗽、父母的拍打和安慰。

  小馬之所以還記得這一感覺,是由于患上了抑郁癥,在真實世界中的每一秒都讓她感到痛苦,社交,工作,生活,每一個項目都像一根尖尖的倒刺,咬進她的皮膚,拔不出來,甩不掉。

字母圈s不是你的救世主

  他總想回到4歲的那個陽光和煦的下午,窗簾的陰影像水中的波浪一樣,水草縱橫,有一條煙一樣的小青魚摘來一顆櫻桃吻她,她吞下去,窗簾發出細浪一般蕭疏的聲音,然后眼睛漸漸模糊,久久不能入睡。

  2019年9月,小馬從剛剛跳槽三個月的影視公司辭職,順手把醫生剛剛為她開出的治療抑郁的文拉法辛扔掉。于是她開始呆在家中,擅自停藥,以吸煙和飲酒為生。

  有時她變得脆弱,有時大膽,有時甚至在網絡上和男人約會,因為她還不知道什么是BDSM。

  男士們先說:“約吧?虐待你吧。”

  小馬先說:“好極了,速度快。

  來到小馬家,看見幾百個煙頭就把桌上的煙蒂愣了一下。隨意揮鞭和捆綁持續了10分鐘,小馬騰著身子,將男s淘寶店里的9件套扔出了房間。

  小馬說,“不要做這無用的事,掐我脖子。”

  男人又愣了一下,好象沒有看見這一幕,隨即順從地用雙手抓住了小馬的脖子。小馬的青筋隨著手指慢慢收緊,自己卻閉著眼睛仿佛進入了夢境,嘴里像嘟嘟的喊叫,“用力!繼續努力。”

  看著小馬的臉越來越紅,男s驚恐地放開了手,退到一邊。

  小馬氣喘吁吁地從床上坐起來,怒目而視,問道:“怎么停了?要不要你停車?”

  他掛了一臉問號:“是什么原因讓我來的?您是s還是我?你們快要窒息了,再掐你就死定了

  小馬看了看男人,非常平靜,“死又怎樣?事實上,我已經準備好了,事實上,我覺得自己并不屬于這個世界。

  男人聽到這話后,停了一會兒,然后又急匆匆地收拾東西,奪門而出的同時嘴里念念有詞:“瘋子,瘋子,瘋了,真傻,約到瘋子。

  從嚴格意義上說,我覺得這可以算是小馬的第一次自殺,但是小馬從來沒有這樣想過,還老是跟我講這個故事,追問我是什么屬性,我就想告訴她,你是命令別人虐待自己。

字母圈s不是你的救世主

  在認識小馬后,她就一直想約我。

  "你今天有空嗎?可以約你嗎?感覺好象要死了,我要做個夢。"小馬常對我這么說。

  "我或BDSM都救不了你。"我經常和小馬回這個問題回答。

  「你認為我為什么要救?把你自以為是的憐憫收起來,傻瓜。”小馬的情緒總是會突然變得不穩定。

  今年六月,小馬第二次自殺,這次險些讓她的生命雪上加霜,臥病在醫院半個月。父親從四川趕來,日夜守候著她。

  小馬說醒后第一眼就看見了綠色。

  楊柳葉、菜花、翠鳥頸毛、新長出的蘋果、金龜子的翅梢。他們緩緩地流下,沉入、吞沒,就像潮水般,最后固定成了父親的模樣,一滴眼淚掉下來,“啪”地落在小馬的臉上。

  ”“清醒,清醒,大夫,大夫!“我娃醒了咯快到半夜了,一個中年快禿頭的男子在醫院走廊里狂奔,小馬說,就是為了這個男人,她忽然又想再活一段時間,就沒那么急切地去天堂尋找母親。

  離開家后,小馬的父親站在小馬的出租屋門口,愁眉不展地說:“娃兒,你這是誰住的地方?都比你們里面的豬舍干凈喔。

  "你們先到樓下那間旅館睡一個晚上,我來給你大掃除,灰大的,又不安逸,你們就不要呆在這兒了。"小馬的父親搓了搓手,把他的馬匹推下去。

  當小馬爸打開房間時,又說,“那娃兒,要不是你跟我回四川老家,我好照應你,總賴在北京做哈子?又不干了,沒得工作就沒得票,又沒得票,租不起好房子。”

  小馬接過房卡,說,“回到家鄉我就想起了母親,想起了她的種種…生老病死,我不舒服…”

  沒有等小馬往下說,小馬爸爸馬上打斷了她的話,“好吧,你們不要說話,說的太多影響你們的情緒,不回去就不去奧,看我這口氣,哪個壺不開壺,你就在這兒高興嘛,你看這行不行嘛,以后我每月給你打3000元,你答應爸爸,去一個環境好點的房子吧,不要自暴自棄。另外,你一個瓜娃子不要自己停藥了,等醫生說你治好了,再也不要吃這種藥了。”

  小馬爸爸邊說邊看小馬走進賓館的房間,然后抹了抹眼睛,轉頭到旁邊的超級市場買清潔用品。

  月色如一顆銀色的圖釘釘在玫紅色的夜空中。月色如一塊燒焦的銀子,灑在小馬父親肩上,凝結成一層白霜。

  次日,小馬退了房,回到了自己的出租屋,把整個房間仔細地打掃了一遍,爸爸正躺在單人沙發上打呼嚕,肚子上放著個蒲扇。這位快謝頂的中年人臉色陰沉,只是眉頭緊繃,也不知道夢到了什么,有一種悲哀的悲哀,比醒時要弱了許多。

  小馬步走的聲音驚醒了他,他馬上用手擦過臉,站起身來,“娃兒你回來了?昨晚睡得不錯吧?您坐下吧,中午我去給您炒兩道地道的家鄉菜,你們這里的川菜全是假的,味道不正宗。哎呀,醫生說您剛剛出院,似乎您得吃點清淡些…等一下,我已經記在您的病歷上…奧,忌辛辣,鹽,少油…

  父親心里暗自嘀咕,小馬看著背影說,“爸爸,你放心,昨天和今天我已經按時服藥了,一粒也不少。

  父親對女兒這次未來由的報告愣了一下,隨即整張臉的皺紋都舒展出來,“嗯!那是怎么回事這個人真是我的寶貝,你還不能死,你死了誰會吃你老漢做的正宗川菜喲。”

  父親便把圍裙系好,小馬躺在床上,躺了一會兒又坐起來,幫爸爸洗菜。

  今年六月小馬叫我出去喝酒。一開始,她只喝了一杯汽水,然后對我說,“我現在正在服藥,不能喝酒。

  那時她的唇膏顏色很好,她說:“BDSM真的不適合我。”

  同時她也表示,目前情緒非常穩定,如果恢復良好,半年后她將努力尋找一份工作。

  當我向她表示祝賀的時候,她從果盤上取了一個櫻桃,把它放到嘴里,這一次,她熟練地吐出了果核。

  –完–

久久丝袜脚交足免费播放导航